星巢网络科技logo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巢圈 > 物联网/系统事件 > 直播吃饭、在线陪聊……这届主播为何不打游戏了?

直播吃饭、在线陪聊……这届主播为何不打游戏了?

发布日期:2020-04-26 09:39 来源:星巢网络科技官网 阅读:175

直播吃饭、在线陪聊……这届主播为何不打游戏了?

发布日期:2020-04-26 09:39

本文看点

▪ 纯游戏内容直播大势已去,日常内容主播影响力日益扩大。以Twitch平台为例, 2019 年,Twitch全平台整体观看时间增长已放缓至低个位数。而非游戏内容直播Just Chatting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5%。

日常主播的内容多样,从吃饭到环保,直播的关注点不再是游戏内容,而是主播本身。其流行的深度原因在于社交孤独,尤其是在隔离期间,人们乐于了解陌生人的生活方式,以此得到社群归属感。

▪ 顶级日常主播的收益主要来自于订阅和打赏收益。除此之外,顶流主播还会通过社会认同、打造个人付费粉丝圈、陪玩陪练等途径盈利。目前,通过结合公共传播和特定社群,直播经济趋于成熟。

新冠疫情迫使人们居家隔离,在此期间,越来越多的用户参与到实时直播中。Twitch、Caffeine、YouTube Live和Facebook等平台的业绩再创新高。

一直以来,直播和游戏相辅相成。像家喻户晓的职业玩家泰勒·布莱文斯,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Twitch和Mixer的热度。然而,最近出现了新的一类观众,不同于以往的是,他们渴望非游戏化的内容

比如在过去的两年中,Twitch上名为“ Just Chatting ”(主播与观众实时聊天平台)自身收视时长增速高达Twitch整体增速的近四倍。Caffeine等直播平台相继推出了娱乐节目和流行文化题材的直播,这一趋势正在整个行业中蔓延。直播凭着吸引粉丝和即时盈利的超能力,超脱了纯粹的游戏化内容,逐渐成为视频娱乐的未来

图注:在过去的一年中,Twitch的整体观看时间增长已放缓至低个位数。相比之下,Just Chatting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5%。

 狂热背后的动力

日常主播的影响力日益扩大。日常直播涵盖范围极广,从旅行健身到理财金融。既有在Caffeine上主持说唱PK比赛的德雷克, 也有在Twitch上介绍猎鹰、濒危动物的环保人士比嘉麻耶。既有在Youtube Live上教观众烹饪的厨师波比·帕里什,也有直播吃饭、锻炼、睡觉的cosplay玩家、拥有 140 万粉丝的凯特琳·西拉古萨。

与游戏直播不同的是,非游戏直播的观众更多关注主播本身。例如,主播拜伦·伯恩斯坦直播吃饭并与观众互动,即便他吃的是蔬菜拼盘,也会让人觉得有趣。通过看吃播,观众能够更了解他本人,无论是个人生活、幽默个性,还是信念、价值观……简而言之,观众乐于了解主播的生活方式。

通过直播了解陌生人的生活方式,为什么这种现象如此流行?答案很简单:社交孤独。一个优秀的日常主播,一定会让粉丝感觉到有社群归属感,而非只是一名观众。

正如这条热评所述:

日常主播通常和他们的粉丝打成一片,因而有很多老粉常来直播间做客,并为主播提出建议。尽管顶级游戏主播也能够吸引大量粉丝,但毕竟与观众互动的时间较少。

因此,相较于短视频和游戏直播,社群是日常直播收视率增长背后的真正推手。对大部分观众而言,在居家隔离时期,相比于观看预先录制好的Netflix节目,与自己喜欢的主播交流互动更具吸引力。

日常直播逐渐成为一种盈利模式

眼下,非游戏直播愈发受欢迎,一部分主播看到了盈利的希望。若是往昔,在Twitch上,只有排名前1.2%的主播才能获得绝大部分收入。像布莱文斯这样的超级巨星,每月收入超过 50 万美元。然而,平台上 15 万名签约主播,粉丝量较小,每月收入不到 250 美元。剩余 200 万名创作者几乎赚不到钱。

传统上,直播的主要收入来源是:

1.订阅费

2.广告

3.打赏

4.赞助

拥有 130 万粉丝的顶流游戏主播杰里米·王声称,他每月收入(不含赞助)大约达到 2 万美元。他将游戏主播月收入细分如下(左金字塔):

相比之下,日常主播的收入更符合右金字塔的情形。通过与粉丝建立更进一步的关系,实时与观众展开互动,日常主播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粉丝打赏。主播伯恩斯坦坦言,吃播热度最高的时候,一个月内受到的打赏可达 2 万美元。

较传统创作者而言,主播的订阅收益更为丰厚。日常主播通常比游戏主播更能持续地吸引粉丝,前者是靠个人特色博眼球,后者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游戏的流行度。凭借其多彩鲜明的个性,赞助商更愿意选择日常主播为其产品代言。

除了现有的获利模式之外,日常主播还可以利用平台内外的其他途径获取收益,比如:

社会认同

费利克斯·伦吉尔是 2019 年度Just Chatting的顶流主播,曾举办了一场一整天的活动,观看粉丝亲自为他挑选的YouTube视频。同时,他的 230 万个粉丝则以每秒 33 美分的价格观看他的反应。结果,仅一小时内,他就赚取1, 188 美元。身为观众的视频品鉴者,他成功依靠粉丝的认同获利。

经营个人粉丝团

许多日常主播则经营个人付费粉丝团,以此获利。例如,凯特琳·西拉古萨在Patreon平台上拥有近1, 000 名订阅者,她以每月 20 美元至 850 美元不等的价格提供自己的穿搭照片。最高订阅级别的用户可以随时与凯特琳私信聊天,而较低级别的用户只允许参与群聊。

陪玩或陪练

不少日常主播还向粉丝出售陪伴服务,要么线上陪玩游戏,要么预约线下时间。例如,Stream Captain工作室设计了一款名为Stream Raiders的游戏。在游戏中,观看者扮演军团成员。初创公司Legionfarm将主播、电竞职业玩家和普通玩家匹配,成为游戏伴侣,平均每小时收费 14 美元。除此之外,在Fiverr等平台上,日常主播还提供健身、摄影、个人理财等不同领域的培训活动

直播经济

作为新型收入渠道,直播经济基本趋于成熟。早前,我的合作伙伴认为,视频平台与电商结合将如虎添翼,直播者的收入来源也在不断增长。许多主播被当作时尚风向标,向观众安利某种产品既而从中获利。Twitch主播查恩斯·毛里斯设计并销售一系列精选的金属印花和个人风格服装;诸如Chrono.gg之类的初创企业更为大胆,他们允许创作者建立自己的电商平台,向粉丝直销产品。

尽管许多盈利渠道尚未成熟,但它们正在快速成长。总体来说,这些途径比传统的广告模式具有更大的获利潜质。日常主播有着更大自由发挥的空间,能够选择最适合他们的盈利模式。

 新一代直播弄潮儿

第一代直播弄潮儿是职业游戏主播。然而,伴随着Twitch、Caffeine和Youtube Live等平台上非游戏内容的增长,日常主播的时代即将到来。对他们而言,个性为王。游戏只是吸引粉丝的途径之一。

直播魅力无限的秘密在于,它将公共传播特定社群有机结合。尽管在居家隔离的时期,人们脱离了线下社交生活,但日常主播以直播的方式填补了这个空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