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巢网络科技logo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巢圈 > APP开发资讯 > 不惑王兴,天命雷军

不惑王兴,天命雷军

发布日期:2020-03-12 17:35 来源:星巢网络科技官网 阅读:196

不惑王兴,天命雷军

发布日期:2020-03-12 17:35


人生无非就是几个十年,他们就想做家百年老店。

来源 | 银杏财经(ID:yinxingcj)

文 | 吴不知

编辑 | 杨一枝

图片来源 | 视觉中国


2018年7月9日小米上市当天,雷军携175位高管出镜,那天他出奇地平静,连敲锣都温文尔雅。
这可急坏了香港交易所集团总裁李小加,忍不住提醒雷军敲得太轻。为了精心准备第一只同股不同权的互联网公司,港交所煞费苦心专门购置了一面加大版的新锣,据说价值30万。
“你这是新锣,我怕给你敲坏了”,很少有人知道一周以前的雷军根本不平静,这家投资55亿美金的企业,若上市就跌跌不休,那可就糟透了。
将近两个月后美团也登录港交所,由于小米上市耽搁不少,港交所不再允许如此庞大的团队登台。相比雷军的镇定,上台鸣锣的王兴一改往日谦和,摆好了架势,抡圆了胳膊重重地敲响了锣。
即便小米不上市,背后庞大的生态链与顺为资本足以孵化更多企业上市,鸣锣之于雷军是迟早的事儿。比他小十岁的王兴却不一样,美团上市让他得以撕掉单纯“思考者”与loser的标签,看客觉得他只是鸣锣,有很多细节不足为外人道。
两家企业鲜有交集,但隐隐约约存在某种联系。小米成立于2010年3月3日,一天之后美团成立;雷军与王兴都是反复创业,最后落足于小米美团。
两家企业最初皆非原行业翘楚,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它们在这十年凭借颠覆性的商业模式重塑了行业。
时过境迁,雷军的大哥光环仍在,王兴也摆脱了偶像派包袱。


重回十年前
十年之前,那时王兴很郁闷,他的饭否眼看着即将成为气候掀起一波社交浪潮,却因为不可抗力停摆。烦闷之中他接到徐茂栋的电话,与他约定在一家很有来头的中餐店吃饭——直隶会馆。
一面厚重的牌匾挂在餐厅正中,上面是“调鼎凝釐”四个大字,是光绪十八年慈禧亲笔写就赠与时任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寿礼。
徐茂栋做东,点了几道官府菜,推杯换盏间王兴才知道,宴请的真正目的是收购饭否。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王兴趣索然,直言自己不再做饭否了。偌大的包间里,气氛瞬间变冷,他给徐茂栋说自己有了另一个计划:做团购。
几天之后徐茂栋和他的搭档傅淼在同样地点约吴波吃饭,他当场表达收购拉手网的兴趣。可后者刚刚跨入蓝海,才起兴致,怎能刚上船就卖身,当即拒绝了徐。吃了两次闭门羹,徐茂栋辗转托人找到窝窝团创始人王赟明,最终得以进军团购网站。
三月的北京雏鸟学展、草长莺飞,资本也是一片春光滋生万物,团购网站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大江南北冒出。
3月4日美团正式成立,王兴发了两条微博。第一条是下午,他向粉丝推荐了美团网第一个产品,梵雅葡萄酒,将近5折的价格很快成交。
当天晚上,他发的第二条微博很有深意:“Every time you spend money,you are casting a vote for what kind of world you want(你每次花钱的时候,都是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)”第二天京城气氛不再宽松,两会开幕,王兴只是一介布衣,刚好可以一头扎进自己的新事业。
仅仅比美团早了一天,小米在拥挤、闷热、没有空调的中关村银谷大厦807室开始办公。
4月6日早上五点,天蒙蒙亮一位老人却忙碌了起来,这是黎万强的父亲,老人为了给儿子讨个好彩头,一大早煮了一锅小米粥,连锅带粥送到办公室作为小米的开张仪式。
小米起步可能比美团难得多。
第一个就得解决人的问题,雷军通过李开复认识林斌,软磨硬泡拉他入伙,当时你侬我侬,手机成为二人的红线。林斌又陆续引荐曾经同事洪锋以及软件发烧友黄江吉,据说黄江吉独立编写了一个改进Kindle的软件正中雷军下怀,为了拉黄入伙雷说自己拆过一部Kindle。
好巧不巧,黎万强从金山离职赋闲在家,他想去做商业摄影找昔日老同事点拨。“那个方向不太适合你”,看着阿黎“自投罗网”,雷军直接问他跟不跟自己干。同志之间是有默契的,阿黎知道雷军一门心思惦念着手机,没等后者说明来意就答应了。
雷军为何要做手机?其实他的动机相当简单,就想在手机里面装软件,那时手机市场规模初现,只要产品具有使用价值,凭借庞大人口基数,迅速打开市场获取规模优势不在话下。
“喂,你谁啊?
“我是雷军。
“我不认识你”,钱晨听到雷军的名字很陌生,电话那头雷军很尴尬,他意外于这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并不知道自己。
小说里常有一个桥段,在朝之人不问江湖,在野之人不问庙堂,钱晨不知其来历实属正常。
一个小时的电话雷军与钱晨相互之间有了初步了解,不久之后钱帮雷做了面试官。小米正值用人之际,ID设计职务上有两个人出现了,刘德情商高却连总监都不是,还有一个雷姓的年轻人,年轻木讷。
由于ID职位需要上下贯通,情商是非常重要的属性,最终雷军接受了钱晨建议招揽了刘德。
人马渐齐,可雷军是做软件出身,如何把理念转变为工业产品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“HTC硬件那么烂,不照样卖吗?”雷军觉得,自己落子之处不是硬件,用户有耐心等待产品改良。

老雷不服周

“我没法理解一个山寨乔布斯的人拿老乔的健康生死去调侃”。
2011年,雷军写了一篇长文缅怀乔布斯,结果被周鸿祎愣是呛得难受,无奈之下只能退后一步,说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去做产品。
二人恩怨横跨整个移动互联网十年,起因是360推出“免费软件起飞计划”,严重冲击金山、瑞星等同行。后来傅盛负气出走360创办可牛,3Q大战与老东家对立,要不是吓得跑到香港,周鸿祎一定想取下办公室那把珍藏多年的AK47,把傅打成筛子。
周鸿祎虽然知道,雷军和马化腾早就备足了资金让傅盛单飞,但输了里子却不能输了面子,所以他还是托人向雷军捎去了自己对傅盛的江湖追杀令。
可江湖终究不是打打杀杀,教主有教主的霸气,雷军有雷军的面子。傅盛只是矛盾激化点,很长时间雷周二人因同样看到未来风口而争锋相对。
雷军不说话,他一头扎进小米想用产品说话,整个2010年他所有重心都围绕小米软件与硬件展开。软件侧雷军团队拥有极强优势,MIUI内测顺利,真正困扰他的是硬件。第二年,国内手机市场的氛围突然变得诡谲非常,小米的前景突然增加变数。
联想乐Phone増势略有收缩,华为想甩开运营商投向电商平台,OPPO与vivo各自推出了第一款智能手机OPPO X903与vivo V1,还有魅族的黄章正在气头上,他总觉得被雷军非对称打击了。
五家手机厂商发力智能手机,一场旷日持久的博弈已在酝酿之中。2011年8月16日,小米手机发售,紧接着掉漆、后盖以及芯片供应商更换,好在售后及时,小米十分坎坷的结束了这一年。
原本想着积累足够经验,第二年会好起来,可手机界突然杀出了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“创业就像是搏击……你被打了,感到痛苦不堪,然后你坐在场边,等肾上腺素消失以后,你才真切感受到那疼痛,然后,你要去打下一回合”。周鸿祎在自传中回忆3Q大战时引用本·霍洛维茨的原话收尾,2011年他忙完上市事宜后终于有了闲暇,回想一年前被怼,他的肾上腺直线飙升。
这不是睚眦必报,周鸿祎是有备而来,他发现小米崛起会得罪传统厂商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他找到余承东,很快就推出了第一款360特供机AK47。有趣的是,特供机上市一周年之际,周鸿祎还饶有兴致地转发了一条微博,其中有一小段话十分扎眼“360确实踹了一脚”。
到底踹的是谁?从价格看,对标的是小米1,从性能看各有优劣,总体上AK47在硬件上稍逊于小米1。小米之前聚焦供应链的优势开始显现,次年小米1S上市,小米手机顺利走上正轨。
周鸿祎初次搅局效果不错,可惜后来任正非一票否决了合作,老周不得不更换硬件厂商,从夏新到海尔,360特供机日渐式微。客观上讲,周鸿祎巩固了雷军专注供应链的决心,使高性价比的手机深入人心。
有个执拗的哲学家说过要“爱你的敌人”,抛开过去矛盾,雷周二人都具有极为敏锐的洞察力。当雷军开始做手机时,周鸿祎就明白小米意在掌握流量入口;后来小米手机性价比高,老周正式入局——
2010到2012年,王兴的美团日子也不太好过,团购行业被资本迅速催熟,又因为资本迅速离场变得营养不良。